车站本是一个送别之地。“去意徊徨,别语愁难听。”

2022-01-04 12:38:41 来源:霆雷文学 点击:21

依 依 惜 别 情

文/贾建霞(陕西)

 

车站本是一个送别之地。“去意徊徨,别语愁难听。”我们行走在世上,无数次地与车站相逢又别离,牵手又挥手,车站成了人又爱又恨的地方,成了人欲罢不能的情怀。

那天,在我的多次拒绝下,他依然于下午四点半时提着我的行李和我一路等公交去车站。我反复拒绝相送,是因为几十年来我们相送的情景太多,每一次都是心怀惆怅地相送,然后到了车站,又恋恋不舍,甚至泪水涟涟地挥手。夫妻二十多年,他在外地工作,我在老家工作,一直相处两地,每年仅凭他仅有的休假相聚,真是聚少离多。孩子小的时候,许多次,我们约好在西安车站相逢,聚几日后,又于西安车站相送,相逢时的愉快与相送时的不舍,每次都会重演。曾经会流泪,会倾诉,会渲染,如今经过几十年岁月淘洗与感情洗练,我以为更理性更从容。挥手时,我有意提高自己的情绪说:“你回去!”好像自己是一个硬肠子人。他站在能看见车的候车室的男厕所里,先是敲玻璃,于我路过的时段,我喊话去看一下车,不到一分钟又折回来,他把厕所玻璃掀开了,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和牵挂的神情,我一再地说:“你回去,我上车了!”他回应着。我硬着心肠不让情绪流露出来,然后匆匆离开,径直上了车。彼时车上寥寥数人,我不让自己思想,要忙起来。于是打开手机订阅号,搜到著名女作家严歌苓《盲女子》一文,仔细地阅读开来。字很小,没戴眼镜,读起来很费劲,很慢,直到车启动掉头离开的时候,我依然沉浸在此文的阅读中,好像来车站与车站无关,只属于阅读享受。然而,就在庞大的车好不容易掉转头准时驶离车站到后门口时,我用低头阅读的余光瞥见窗玻璃外似乎站着一个人,他也许在对这边做着什么,以引起人注意。我瞬时下意识抬头,望向窗外,啊,他——我的爱人,穿着露出红沿儿的又厚又大的棉袄的他,就站在车站后门口处靠近我座位的地方,神情落寞,带着幽深的不舍,眼巴巴地望着我乘坐的车驶离,然后挥手,很快就看不见。顿时我泪水哗然而出。窗外已是暮色渐浓,城市的灯盏次第亮起。我的人儿他却一个人落寞在街头,然后寂然地坐车回家。古城西安的家里,女儿已去任教的学校开会,尽管物质应有尽有,但一个人的家里未免冷清,与刚刚度过的周末两天的温馨气氛形成鲜明反差,更增添了他的思念之情。

人活在世上,谋吃谋喝的同时在谋着情,这情包括亲情、友情和爱情。人有了情才像草木有了花和叶,鸟儿长了羽毛,狗懂得忠诚一样;人有了情,才是一个有血有肉血肉丰满的真正的人,否则同行尸走肉,机械而已;人有了情,活着才有意思,才能让周围的人感受到来自人类的灵魂与温度,也才能温暖他人,照亮前路;人有了情,才能处处逢路,天下皆朋友!因为有情,《聊斋》中的鬼狐都那么有温度。

他出门急,忘带电话,我不能及时打电话给他。在我快要回到丹凤家里的时候,他打电话给我,我说你竟然站在车站后门口整整等了半个小时,我没想到,也不知道!他说那样陪着你,能感受到你的气息,送你走了才安心,一个人也不想回去!我的傻老公!我亲密的爱人!他总是心思多出我一筹,比如天寒地冻的夜晚守在我开会的大楼外,比如蚊虫飞咬的酷夏等在我聚会的山庄门前,比如这车站后门口的依依惜别!

“入我相思门,知我相思苦”。被一个人长情是幸福的,因为在乎,因为有一颗心时刻为你跳动,因为爱着你的爱痛着你的痛,因为支持你的选择纵容你的爱好!

时至今日,我们离开古城又一周,我们各自在自己的战场日复一日地忙碌。我坐在商洛山的一角,时常想起车站后门口他依依惜别时那落寞的神情,不舍、孤寂与彷徨,每想一回,我就要自己多爱他一份,也在心头送祝福给他。人生匆促,不觉我们年过半百,相伴的往昔,有甜蜜幸福,也有吵打哭闹,有艰辛与怨怼,也有欣慰与欢喜;往后余生,倍加珍惜,相守白头!

 


西安看癫痫的医院在哪啊
治癫痫病比较好医院
哈尔滨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